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当爱已成为往事

2018-10-31 13:44:07

当爱已成为往事

当一段感情成为过去,你记得的是一些什么呢?是爱还是恨?

我说不上此刻的心情,捧一杯淡茶,坐在阳台里 ,出神地看着夜幕下这光怪陆离的街景。

我还记得他吗?还记得那个在我生命中如流星一样划过的男人吗?还记得那个曾经牵手又各奔东西的男人吗?可如果说忘记,我为什么又时常想起?如果说一切都已经过去,我为什么还会在往事里纠缠不已?终于忍不住,泪水顺着脸庞淌下,终于忍不住,按下那一串熟悉的号码。一阵欢快的吉祥三宝响过,传来他浑厚的声音:“丫头,都半夜了,怎么还不睡觉?”我不说话,低声抽啜着。“丫头,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自己的,快去睡觉。”我再也忍不住,小声地哭起来,轻轻地合上。稍倾,我的疯狂地响起来,一遍又一遍,似乎疲倦了,停了下来。我擦了擦眼泪,望着夜空的繁星,想必千里之外的他今夜也会无眠吧。

想起鸣,是我心底一道无法抹去的痕迹……

鸣是我上的朋友,虽然交往快二年了,虽然知道彼此就在一座城市,却从不曾见过面。我喜欢和鸣聊天,喜欢他的幽默与机智,我也乐意把自己的烦恼与不快向鸣倾诉,我说鸣就是我的一个“情绪回收站”,鸣呵呵地笑着。

当我发现喜欢上鸣的时候,的确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可是,我无法排解自己的忧郁,于是,我给鸣留言,我要见他。好几天也没有鸣的信息传来,这家伙去那里了?我心里恨恨地想,不回信息就算了。可一周后看到鸣的留言:“丫头,对不起,刚看到你的消息,这段时间去山上集训,信号不好,我回来了,你要见我吗?不怕我把你吓跑了啊。”接着是两个笑脸。我暗自笑了一下,怕什么?难道你会吃人不成。我给鸣留言:周末在雅辉茶社见面。

周末精心地打扮一下,换上那套浅灰的套装,再配上一条橘黄的丝巾,长发压直披散开,看看镜中的自己还算说的过去,就来到了茶社,我希望能给鸣留下一个温柔贤淑的形象,而不是上那个任性、无理取闹的丫头。

大厅里飘荡着葫芦丝的乐曲声,空中弥漫着茶的芳香,10号桌旁已经坐着一个人了,从背影望去,个头应该在一米八左右,不是很胖,穿一件米黄的衣服。正张望间,我的响了,是鸣,问我在那里,我笑着说,你回头看一下,鸣站起来,转过身子,我们都笑了。

隔桌而望,我忽然没有了话题,双手握着茶杯不知该说什么好,倒是鸣还如上一样谈笑风生。我偷偷打量眼前这个高大、稳重、浑身透着成熟味道的男人,脸竟有些微微地发热,为了掩饰自己的窘境,我只好一杯接一杯不停地喝茶水。甚至事隔几个月后,回想起次和鸣见面的情景,我就对鸣说:“喝那么多的茶水,差点没有把我撑死,还害得我一晚上没有睡好觉。”鸣笑我真是个傻丫头。我喜欢鸣叫我丫头,尽管我已经不再年轻。

我知道鸣是有家室的人,也知道鸣在这座城市里不能停留太久,鸣是借调过来工作的,三年后就要回去了,而今已过去了二年多,我甚至还知道,我和鸣之间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。但我喜欢和鸣在一起的时光,喜欢听他讲述他的往事。自从和鸣见面后,我们就很少在上聊天了,通常是在一起渡过周末,或喝茶听歌,或找一家清爽干净的小饭馆,边吃边聊天。

与鸣在一起是快乐的,但独自一人的时候我却感到孤独与寂寞。我知道我们都在回避着什么,都在躲藏着什么。我也知道,鸣的内心里也是很喜欢我的,但喜欢不同于爱,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。于是,在烦闷的时候我为鸣写下了许多文字,我想鸣是能读懂的,每次鸣读了之后都会说:“唉,你这个丫头啊!”一声叹息里包含了太多的无奈与凄楚,我的心在隐隐作痛。

一日,打开邮箱,看到鸣的邮件静静地躺在那里。鸣是很少动笔的,我疑惑地点开:

丫头,你好!

时间好快,转眼之间我们认识二年多了,在这段日子里,我感谢你带给我的快乐,这也将是我一生中永远的回忆!

丫头,每次读你的文字,我的心都很难受,我不是不明白你的想法,只是我们相遇的太晚了,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什么好人,但在你面前,我却不想做一个坏人。所以,我经常处于自责之中。

人到中年,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我自觉对一切都看淡了,包括感情。可自从遇到你之后,我才发现自己心底里原来还隐藏着一种很深的渴望,我何尝不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时光,何尝不想牵你的手一直到老,可我不能那样做,且不说部队的纪律,而是,如果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,我的内心将承受一生的谴责。丫头,对不起!当然,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表达我心中的歉意,好在不久之后我就将离开这里了,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会渐渐淡忘我的,这样。我不想让你背负太多的心理重担,这会让我一生感到不安的。丫头,好好生活,好好照顾自己!

既然命运已经注定离别

将是我们人生长长的段落

当时间和空间阻隔了彼此的凝望

请用我深深的祝福照亮你生活

祝——你——快——乐

呆呆地看着屏幕,我的思维停止了转动。稍倾,一滴泪水落到键盘上,我还能说什么呢?虽然我困顿、痛苦,但我能忘记道德,忘记身份,忘记周围的一切去追逐那不属于我的幸福吗?即使我真的得到了,我想我也会筋疲力尽,也会伤痕累累,到那时,还有什么喜悦可言,还有什么激情可谈。然而,让我立刻放手,我又很难做到,就这样在犹犹豫豫中我望着鸣的身影,在凄凄楚楚中恋着那份不属于我的幸福。

鸣走的一天终于来临了。我如同一座塑像坐在那里,鸣握着我的手说:“丫头,答应我,好好爱护自己,这个送你留作纪念吧。”鸣把一个盒子放到桌上。我茫然地看着鸣,喃喃地说:“你可以拥抱我一下吗?”和鸣认识到现在也只是牵牵手而已。靠在鸣宽厚的怀抱里,我的泪水扑簌簌地打湿了鸣的衬衣,我们相识在冬季,却在春季离别。此一别,或许终生就再也难以相见了,我真想就此靠着他一生,可我不能。鸣轻轻地吻着我的额头,我仰起头,看见鸣眼角的泪光,我的心在慢慢地缩紧,挣开鸣的怀抱,我泪光朦胧地看着鸣。

“世上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不是天各一方,而是我此刻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”我哀哀地说。这也是我次在鸣面前用了“爱”这个字眼。

鸣怔怔地看着我,无法说话。

虽然舍不得,但我没有其他办法选择。在这一段并不很长的时间里,我已经付出了消费,倾注了我所有的感情,今后的路,我不知道该如何走,但我知道我必须要走,必须要学会好好爱护自己。

月有阴晴圆缺,总会有希望。

可人心死了还会复活吗?

鸣含着泪水走了,我没有去送行,我实在是忍受不了那离别的场面。

时间在一点点走过,火车应该启程了。我的收到了鸣的信息:“丫头,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这翡翠佛挂件,我只知道男配观音女配佛,愿这欢喜佛保佑我心中的丫头一生幸福、平安!”我拿起桌上的盒子打开。一件做工精巧的欢喜佛在灯光下冲我欢笑着,我的泪再一次模糊了双眼……

月光流泻,光阴流逝,鸣,我想我会用尽一切方法去淡忘你。

可是,每当走在街上看到那些我们曾经驻足的地方,我便不期然地想起你,想起我们一起走过的时光。那些或快乐或忧伤的日子啊,便在脑海中慢慢复活……

花开的美丽,花落的苍凉,当爱已成为往事的时候,我会慢慢收起自己的羽翼,我不会把自己长久地搁置在回忆里,这世界风霜雨雪太多了,心一旦被打湿了,受潮了,只有自己把它搬到阳光底下去晒,才能寻找到温暖,才能不让它发霉,才能让角落深处的那个伤口慢慢愈合。如果我郁郁寡欢,萎靡不振,鸣知道了也会内心不安的。既然我曾经爱过他,我想我的欢笑也是鸣所盼望的。

我把那件欢喜佛挂在卧室里,每天起床就看到他冲我欢笑着。想起鸣虽然还会有心痛的感觉,但更多的是一股暖暖的爱意。在人生的旅程中,我庆幸有一段值得回忆的时光。我不压抑或否定对鸣的爱,只是,我把他储存在我一生某段美好的记忆里。

鸣,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,睡思昏沉,

坐在藤椅里,请取下我为你写的文集,

静静地回想起我们共同走过的风雨,

那些或喜悦或忧伤的日子啊,

点点滴滴融化在我的每一丝目光里。

都说岁月会沉淀往事,

都说往事里有美的时光,

可我只想让你知道——

我曾经、曾经是那样执着地爱过你,

为你流泪为你心伤,

但愿别人爱你——

和我一样。

压缩垃圾车
混凝土搅拌站
房车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