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网络

鋼鐵困境求解迎轉機

2019年06月07日 栏目:网络

钢铁困境求解迎转机曾经盛极一时的钢铁行业,近日子却过得“有些紧”。許多鋼企只是把被控股企業的名字放在了自己名字的后面,即單姓改為復

  钢铁困境求解迎转机

  曾经盛极一时的钢铁行业,近日子却过得“有些紧”。

  許多鋼企只是把被控股企業的名字放在了自己名字的后面,即單姓改為復姓而已,但是在財務及銷售、定價和原料等方面,并沒有做到協同,還是各管各的。

  据重庆钢铁8月29日公布的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营业收入92.9亿元,同比下降9.6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.15亿元,较去年同期亏损额增长72.21%。

  事实上,这只是当前钢铁行业困境的冰山一角。

  据中钢协数据,截至今年6月,大中型钢铁企业资产负债总额超过3万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69.47%。

  那么,我国钢铁业能否在经济转型升级关键时期迎来转机?

  “大而不倒”背后

  “按照经济学原理,70%的负债率属于比较危险的行业,所以钢铁行业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。”意达钢材信息研究中心主任薛和平在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时说。

  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毕红兵在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时也表示,近期的钢铁行业形势确实不容乐观,尤其是上市企业的表现,给市场释放了不良信号。

  现实中,资金链绷得较紧已成为各地钢企普遍反应,甚至个别企业已出现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产的情况。

  虽然从数字上看,钢铁企业已经拉响了破产警报,但在中国钢铁行业有多年观察经验的薛和平看来,对于这一问题不能简单下结论。

  他告诉,虽然一些钢铁企业面临微利甚至亏损的状况,但钢铁的产业链延伸到十几个行业,同时,钢铁企业往往关乎一方平安,对社会贡献不容忽视。

  此外,钢铁行业的困境也有其历史原因。薛和平告诉,1989~2012年,CPI上涨了1.84倍,平均每年增长4.71%;1990~2012年,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增长了62.7倍。相比之下,1994~2012年间,钢材价格的平均增速只有0.29%。

  “虽然我国粗钢产量从1990年的6535万吨,增长到了2012年的71954万吨,22年间增长了近10倍,极大满足了中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需要,但遗憾的是,钢材价格似乎又回到了起点。”薛和平说。

  他将上述现象形象地概括为:钢铁行业的“苦涩”贡献。正因为钢铁行业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巨大贡献和所承载的社会之重,当钢铁行业陷入困境时,政府不会坐视不管,而是会施以援手。

  据了解,2012年沪深两市的35家钢铁企业,获得的政府财政补贴总额达61.457亿元。其中获补贴超过1亿元的企业有6家,其中补贴规模的为重庆钢铁,达20.01亿元。

  “长期以来,政府从钢铁行业的发展中获得了诸多利益,同时,也对当地的钢铁企业进行了扶持和支持,包括一些资金的注入。”薛和平说。

  不景气的原因

  虽然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,但近年来钢铁企业不景气的现状,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实。那么,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?

  有专家将钢铁行业的现状归咎于钢铁企业的无序扩张和产能过剩。然而,薛和平却有一番不同的看法。

  他告诉,根据中钢协的数据,从2006年到2012年,粗钢产量增加2.97亿吨,钢材产销率接近100%。“应该讲产销衔接非常完美。”

  此外,今年前7个月全国粗钢产能利用率也在80%左右,完全符合国际公认的正常水平。“所以,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其实是个伪命题。”

  在薛和平看来,钢铁企业之所以利润薄,甚至是亏损,主要是运营成本不断上升,比如铁矿石等原材料的价格,都是翻番式上涨,劳动力成本也不断提高,而钢材价格近年来上涨幅度却只有0.29%。

  而之所以价格上涨有限,与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低的现状密不可分。

  以韩国为例,韩国前四大钢铁企业的产量,占全国钢铁企业总产量的87%。而中钢协副秘书长、首席分析师迟京东在中钢协近日召开的理事会上表示,2010年,我国排名前十的钢企粗钢产量占比为41.7%,2012年这一数字则降至37.5%。

  “行业集中度太低,没有价格话语权,企业间残酷竞争,所以钢材价格一直上不去,钢铁企业也始终处于微利甚至亏损的困境中。”薛和平说。

  而对于当前钢铁行业进行的兼并重组,薛和平认为成效有限。他告诉,有不少企业是为了完成政府任务而进行“假兼并”。他们只是把被控股企业的名字放在了自己名字的后面,即单姓改为复姓而已,但是在财务,及销售、定价和原料等方面,并没有做到协同,还是各管各的。

  前景仍看好

  对于钢铁行业当前的困境,毕红兵建议,钢铁企业应该站稳脚跟,锁住根本,将自己的优势产品保留住,而不符合规则及政策的产品积极地选择淘汰,同时在上下游及自身运营中一定严格控制成本支出。

  “要把眼光放远,不要被一时的涨跌及盈亏所压垮,而要学会抱团运营。作为钢铁生产企业,要和销售企业、下游采购企业相互依赖,共同压缩成本,锁定利润来度过钢铁的严冬。”毕红兵对说。

  而对于钢铁行业未来的发展,薛和平则持乐观的态度。

  他指出,“十八大”报告首次提出了“消费增长是基础,投资增长是关键”的研判。不仅准确反映出我国“三驾马车”中的消费和出口拉动经济增长还有诸多羁绊的事实,也实事求是地明确了,在相当长的时期内,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主要靠投资的基本态势。

  事实上,7月15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上半年GDP增速滑向7.6%的“下限”后,国家密集出台了一系列“稳增长、调结构、促改革”的政策,涉及了财税、金融、投融资、产业发展、自贸区等多个方面。

  不过,薛和平指出,新一届政府也会汲取以往的经验,对投资的方向、结构、效果进行一些技术的调整,使得投资的准确度更高,效果更好,针对性更强,从而更有效地拉动经济的增长。

  基于上述分析和判断,薛和平对钢铁行业的前景继续看好。“钢铁行业还将有一段平稳健康的发展时期,继续为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。而对于钢铁行业现存的问题,只要国家提高调控水平和执行效率,应该是可以解决的。”

妇科千金片治疗宫颈炎吗
经间期出血的病因
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